总站·浙江在线 浙江新闻 图片 数字报纸 浙江网视  浙江微博 民论坛 心志愿者 善广电 善数字报
新闻检索
 首  页   |   嘉善新闻   |   观天下  |  在线访谈  |  网  视  |  民生信息  |  专  题  |  活  动  |  图  吧
市民论坛  |  爱心志愿者  |   商  务  |  金融频道  |  微嘉善  |  热点话题  |  人  文  |  广  电  |  数字报
·设为首页
·收藏本站
 向本网投稿   《嘉兴日报》嘉善版新闻热线:84311000 13758090000   嘉善电视台新闻热线:84211999
   频道首页 | 柳州采风 | 节庆活动 | 书画摄影 | 和谐人文 | 文体设施 | 非物遗产 | 文保单位 | 民间文艺 | 嘉善名人
 
您现在的位置 嘉善新闻网  >  人文频道  >  柳州采风  
豆腐皮糯米卷
2018年02月27日 14:10:31    [我要投稿]

  我那时10多岁,最爱去姨夫家拜年。不为别的,只为那美味的豆腐皮糯米卷。

  那是上世纪90年代末期,私家车是稀有品种,公交车还少得可怜,步行是拜年的主要出行方式。

  我和父亲在停靠点等了好久的车,但每班车都因为人满为患急驶而去。父亲咬咬牙,说了声:“走,走路还来得暖和。”父亲挑起拜年的礼品,走在我面前。虽然田野上还残留着一片片积雪,尽管偶尔扑到脸上的风还很冷,但我的心却和脚底一样暖暖的。因为过不了多久,我就可以吃到姨夫家的豆腐皮糯米卷了。

  大约走了一个半小时,我们终于到了姨夫家村子。我抢在父亲前头,沿着熟悉的石子小巷,蹦蹦跳跳地奔向姨夫家。

  “哟!我外甥来了!”姨夫迎出门口,一把将我搂住,随即放开我,一路小跑到八仙桌旁给我们泡茶。与别人家千篇一律的绿茶不同,姨夫家泡的是桂花茶。桂花是阿姨在秋天采的。姨夫家的茶有一股清香,又甜甜的,我喝了一杯又一杯。喝完了茶,姨夫拿出表哥从外地带来的牛肉干。我挑了大大的一块牛肉,扔进嘴里。那种渴望许久的味道瞬间溢满我的口腔。我一边舍不得下咽,一边又渴望多吃一点。姨夫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,抓了几片牛肉干放到我手里。“你喜欢吃就多吃点儿。”说完,他起身又从柜子里拿出一包塞在我手里,说:“这包你带回家吃,明年来还给你一包。”

  我们聊着天,喝着茶,吃着坚果,阿姨在灶头忙碌着。过了一会儿,吃午饭时间到了。阿姨端来我最爱吃的豆腐皮糯米卷。糯米是红棕色的,拌过酱油,显得油光发亮。包着糯米的豆腐皮黄亮亮的,既充满光泽,又显得十分脆酥,让人一看就食欲大增。我迫不及待地把一根放进嘴里。恩,油而不腻,既松脆又柔软绵长。我细细咀嚼着,吃到了糯米团中的香菇丁、胡萝卜丁。吃完了一个,我又马上拿起第二个。就这样,我连续吃了四五个,肚子就很饱了。我坐在长凳子上看着电视,姨夫和父亲喝着酒聊着天。姨夫夹起一个糯米卷在我眼前晃着:“要不要再吃一个?”我本想说不吃了,但还是不由自主把手伸了过去。

  在我和父亲回家前,姨夫把一盘豆腐皮糯米卷装进塑料袋里,让我带回家吃。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给了我一个压岁红包,说:“有空常来姨夫家玩喔,明年正月可一定要来吃牛肉干和豆腐皮糯米卷哈。”我鸡啄米似的点着头,说当然了当然了,一定会的。

  可那年暑假,阿姨走了,车祸……那天,姨夫摸着烟,红着眼眶说:“没办法,人这东西……丝毫没办法。”姨夫的眼神黯淡了许多,双眼凹进去,黑眼圈大大的,身体佝偻了,仿佛大病了一场。此后,我隔三差五地想起姨夫,想起我最爱吃的豆腐皮糯米卷。

  又一年的正月来了,照例是我和父亲到姨夫家拜年。我们顺利地搭上一辆班车,并且居然有位置。

  “哟,我的外甥,你终于来了。”姨夫系着格子围裙,边甩着手上的水珠一边笑眯眯地看着我。我愣了一下,一下子闪进屋里。“来,先喝茶,来尝尝姨夫采的桂花。”说着,他拿出一个透明的玻璃瓶,往瓷杯里倒了少许桂花,又拿出白糖罐往杯子里倒了一些白糖。他坐在我们对面,笑眯眯地问我们:“怎样?味道怎样?”我尝了一口,依然是那么甘甜,那么清冽,仿佛一切都不曾改变。“好喝。”我说道。“那就好。”姨夫从柜子里拿出一袋牛肉干放在茶几上。我呆呆地坐了会儿,打开包装袋,吃起牛肉干来。

  姨夫在灶头忙碌着。我好奇他在忙什么,便向灶边走去。姨夫在做豆腐皮糯米卷!他已经蒸好油光发亮的糯米了,此刻正摊开一张黄灿灿的豆腐皮,往豆腐皮上盛糯米,又切了一些香菇丁和胡萝卜丁混进糯米里。接着,他轻柔又小心地把豆腐皮卷起来放进锅里。他做这一切,显得小心翼翼。他让我到沙发上看电视,说很快就可以做好中午的饭菜。

  中饭的菜很丰盛,且都是阿姨生前常做的菜。当熟悉的豆腐皮糯米卷端上来的时候,我和父亲都愣住了。我夹起一个豆腐皮糯米卷,塞进嘴里,还是那种味道,油而不腻,松、脆、香、软。我忍不住鼻尖一酸,赶快把豆腐皮糯米卷咽到肚子里。“来,喝酒啦!”姨夫举起酒杯对父亲说。那一瞬间,我有种时空交错之感,眼前出现了一根巨大的柱子,四周的潮水快速地形成一个漩涡,飞快地转动着。但那根柱子不动,任凭周围潮起潮落。 我拿起勺子,从父亲碗里舀了一勺酒,对姨夫说:“来姨夫,我敬你一勺!”姨夫微微一笑,一口干了杯中酒。

作者 作者 范泽木 编辑 章永红 
郑重声明: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,未经允许,禁止转载、使用。
[关闭窗口]
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广播电视台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
浙新办[2010]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 建议使用IE6.0以上浏览  
视听许可证号:1105110 |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030198 | 广告经营许可号:330000800006